女婿的美好时代【文史随笔】隋唐:胖美人的美好时代

娱乐新闻 2020-03-2688未知admin

  如果把中国的古代比做一个人的生命历程的话,唐朝无疑是有着最奔放热血、最开阔胸襟、最活跃思维、最纵情玩乐的青年时期。

  形成于魏晋南北朝的士族门阀遭到了李唐王朝,不久,新崛起的关陇贵族又遭到了武则天的打击,加上自隋朝建立的科举制度的进一步完善、“南选”的进行,国家向平民敞开了大门,魏晋时期“上品无寒门,下品无士族”的板结被打碎,大批读书人通过考试而做官,有机会参与和掌握各级。与此同时,另一条以军功晋爵的大也向平民,吸引了众多热血男儿征战沙场:破突厥、败吐蕃、招安回鹘……在所向披靡的胜利中,英雄主义的荷尔蒙弥漫了整个。

  展现在这个时代男人面前的,是一片充满希望的前景。他们不必再像百年前晋升无门的古人那样慨叹:“郁郁涧底松,离离山上苗,以彼经寸茎,荫此百尺条。”他们的信心如长虹贯日,对女性的审美也趋向健康、活泼,而不似之前飘忽的风骨,或之后的沉静保守。

  身形苗条的帅哥在唐代是混不开的,唐代版“故事会”——《太平广记》中就记载不少相关故事。在书中,“瘦”字一般用来形容仙风道骨的、贫苦劳累的、由于鬼怪上身而日渐消瘦的人,也有得了病逐渐变得枯瘦的人,或者害了相思病而日渐消瘦的青年,甚至有疾病名曰“尸瘦病”。总之,除了,瘦通常是和老弱、疲惫、疾病、饥饿联系在一起的。

  《明皇杂录》中有个“韦诜撰婿”的故事:话说开元天宝年间,润州刺史韦诜为自己挑选女婿,看中了一个不收贿赂的年轻人,名叫裴宽。回家后韦诜高兴地对妻子说:“尝求佳婿,今果得之。”第二天就将裴宽召到家中,女眷们躲在帷幕后悄悄观察这个年轻人,见裴宽“衣碧衫,踈瘦而长”,七大姑八大姨哄堂大笑,评价他长得像只瘦高的鹳鹊,心疼女儿的韦妻失望地在帷幕后痛哭起来。韦诜安慰妻子说,爱女儿就应当让她做“贤公侯之妻”,难道要选择虽然面貌白胖,但只配当人奴仆的人做女婿吗?可见,在开元天宝年间,瘦长的身材是不美的,白而圆润则是美的。瘦削青年如若不是遇到一个深明的岳父,恐怕在婚恋市场上还要继续受尽歧视呢。

  唐记小说集《云溪友议》记载了一个小故事:澧州酒家里有个叫崔云娘的女招待,她“形貌瘦瘠”,但感觉十分良好,每次宾客宴集时她总要出来主事,在一旁指手画脚,一会儿要罚这个喝酒,一会儿又拿那个寻开心。高兴时还要敞开喉为众人高一曲,只是她嗓音奇差,声逼得人直要发疯。终于,一位叫李宣古的进士受不了了,当场作诗她:“何事最堪悲?云娘只首奇。瘦拳抛令急,长嘴出迟。只见肩侵鬓,唯忧骨透皮。不须当户立,头上有钟馗。”李进士把一个活泼的瘦女子比喻成了“瘦拳”“长嘴”“骨透皮”的钟馗,可以说得上是毒舌了,不过也裸地说明了形貌瘦削的女性并不符合那个时代的审美。

  周昉是唐代最著名的仕女画画家,他出身显贵,先后任越州、宣州长史。他能书,擅画人物、佛像,尤其擅长画贵族妇女,笔下的女性容貌端庄,体态丰肥,色彩柔丽,为当时宫廷士大夫所喜爱。

  一百多年后的著名诗人杜牧在成都教坊游玩时,看到周昉的仕女屏风诗兴大发,写下《屏风绝句》,赞云:“屏风周昉画纤腰,岁久丹青色半销。斜倚玉窗鸾发女,拂尘犹自妒娇娆。”意思是:周昉画在屏风上的纤腰仕女经过岁月的洗礼,颜色已经不那么鲜艳了,斜倚在玉窗边的少女拂去画上的灰尘,还是不由得起画中美人的娇娆。杜牧诗中写美人,不描写容貌神色,只注重纤腰,而这纤腰竟然让豆蔻少女都嫉妒不已,看来一定极度符合唐人审美。可是,在现代人眼里,周昉笔下的女性简直胖到!

  周昉作品中的女性富贵悠闲,面若银盘,垂肉坠颈,宽胯肥臀,宽大的裙子里怎么看也不像隐藏着“纤腰”,只得承认,唐代人对“纤腰”的理解显然与我们今天差别巨大,和今中的“A4腰”完全不是一个概念。

  除了“纤腰”外,“小蛮腰”的叫法也出自唐代。唐代狎妓成风,白居易也不能免俗,他在诗中提到的家妓便有十几个,女婿的美好时代其中最出名的就是樊素和小蛮了。樊素善,小蛮善舞,白居易特意赋诗称赞:“樱桃樊素口,杨柳小蛮腰。”

  晚年定居在洛阳的白居易,时常到龙门去走走看看,他认为“洛都四郊,山水之胜,龙门首焉”。龙门石窟万佛沟里有一露天的变龛,相传就是他捐资修造的。在佛像下面,雕着翩然起舞的舞妓,她身形丰满,披帛绕身,头部昂扬……古人常常在墓葬里绘有生前钟爱女子的画像,或摆放塑像,以让爱情上穷碧落下。石窟虽然不是白居易的墓葬地,但却是一处比墓更为神圣和的圣地,石雕中的一定是他的最爱,才足以表达对佛祖的虔诚。

  想象一下,到工地上视察的白居易老先生,女婿的美好时代看着工匠斧凿下日渐成型的形象,捋着白胡子,满意地说:“嗯,不错,这身段、风姿和小蛮相类。”这时工匠才能舒口气,嘿嘿地傻笑。

  造像中的女子身着西域服装,腰身明显地显露出来,与唐代的女俑鼓出的肚腩相比,这个腰已经非常纤细了。可是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,没有明显腰臀比,腰在哪里?

  在唐代,能迷倒“国民老公”——皇上的,不是锥子脸,而是“丰肥浓丽、热烈放姿”的胖美人。以“环肥”而跻身中国古代四大之列的绝代佳人杨玉环正是这样一位“重量级”。

  一日,唐玄在百花院便殿翻看《汉成帝内传》,读到赵飞燕体轻不禁风吹时,不住揶揄了一句杨贵妃:“尔则任风如何吹!”意思是“爱妃,你可是风怎么都吹不走的呀!”按现在人的思维,杨贵妃这时定要杏眼圆睁,娇滴滴小拳拳捶在皇上大胸上了,不过这在当时,说不定是皇上真诚的赞美之辞呢。

  杨贵妃虽然重,但是一点都不笨,她擅长跳胡旋舞,左旋右转不知疲,急速如劲风。也许你会质疑:“一个胖子怎么可能灵活舞蹈啊?”当然能。据《旧唐书·安禄山传》记载:“禄山晚年益肥胖,腹垂过膝,重三百三十斤……至玄前作《胡旋舞》,疾如风焉。”三百三十斤的安禄山尚且“疾如风焉”,杨贵妃的舞姿必然更加活泼。

  杨贵妃的魅力在于她可动也可静,“春寒赐浴华清池,温泉水滑洗凝脂。侍儿扶起娇无力,始是新承恩泽时”。氤氲着热气的浴池里,浸润着温润如凝脂的杨贵妃,软玉温香,出浴时如同不胜酒力的醉美人,被侍女搀扶婷婷袅袅,婀婀娜娜送到君王面前,“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”。这就是健康丰满体态中所蕴含的收放自如的能量!虽然直接描绘她的画作已经散失不见,但是她的两位姐姐——同样深得唐玄宠爱的虢国夫人和韩国夫人却在张萱的画中“活”了下来。

  张萱是宫廷画师,因此他的皇室题材画作具有很高的写实性。这幅《虢国夫人出行图》描绘了虢国夫人率领随从,骑马春游的情景,画中前面三人与后面三人分别是侍卫、侍女,中间两位贵妇就是杨贵妃的姐妹——虢国夫人和韩国夫人。

  画面近处的虢国夫人身着淡青色窄袖上衣,披白色花巾,穿描金团花的胭脂色大裙,裙下微露绣鞋,轻点在金镫上。她体态风姿绰约,雍容华贵,脸庞非常丰润,头上的坠马髻随着哒哒的马蹄声轻点摇晃,迎风款摆,仿佛随时会坠下马来,真是摇摇欲坠的别样风姿。《书·杨贵妃传》中记载:“虢国夫人自矜艳丽,每出入禁中,常素面朝天。”唐朝诗人张祜描述道:“虢国夫人承主恩,平明骑马入宫门。却嫌脂粉污颜色,淡扫蛾眉朝。”她的左面是韩国夫人,其装束一如虢国夫人,只是衣裙颜色与之不同。杨贵妃的形态,应该也不出两位姐妹左右,“态浓意远淑且真,肌理细腻骨肉匀”。

  唐代另一位赫赫有名的女性便是一代女皇武则天了。虽然她令后世赞叹得更多是智慧和,但作为皇后,她首先让人眼前一亮的,一定是美貌。《旧唐书·皇后记》载武则天美丽端庄、“方额宽颐”,“太闻其美容止,招入宫中立为才人”。

  2013年在一家法国拍卖行惊现一张宋人临摹张萱的《唐后行从图》,是宋宫旧藏,宣和画谱著录,后由清代安歧,张葱玉递藏并著录。画面众人簇拥的“唐后”就是武则天,她体态高大丰满,宽衣大袍,衣带生风,脖颈上的赘肉层层叠叠,如同佛像一样。她比男性侍从更加伟岸,这既是作画时突出主角地位的方法,也是先秦延续下来的“硕人”审美传统的体现。

  武则天和杨玉环是点缀大唐的最耀眼的恒星,但广袤的夜幕上同时闪耀着不计其数的小星星,她们同样丰肥艳丽!我们可以从唐人留下的画作和雕像中看到她们的影子,体会胖美人的黄金时代的盛世气息。

  周昉画中的女性均来自于富贵人家,她们体态丰盈,肌肤柔嫩,姿态慵懒闲适,坐在石台上的贵妇正在缓缓弹拨着古琴,人则侧耳倾听,沉浸在古雅动人的琴声中,她们的面貌如宋人郭若虚在《图画志》写的那样:“貌虽端严,神必清古,自有威重俨然之色,使人见则有萧恭归仰。”

  唐墓中发现的众多浮雕、壁画中的女性和女俑,虽然身份低微,却同样丰肥艳丽,热烈放姿,她们的姿态各异,热热闹闹,置身其中,仿佛穿越到大唐白居易的家庭宴会上:菱角执笙簧,谷儿抹琵琶;红绡信手舞,紫绡随意。村与社舞,客哂主人夸。但问乐不乐,岂在钟鼓多?

  原因是多方面的:首先,唐朝开国者李氏是有着鲜卑血统的北方人,唐国公李昺之妻独孤氏、唐高祖李渊的皇后窦氏、太李世民的长孙皇后都是鲜卑族。马上民族民风彪悍,喜爱高大健硕的女性,这种喜好无疑也流淌在李唐王室的血液里。北方民族骑马、射箭等运动在唐朝妇女中盛行,她们跑马挥杆酣畅淋漓,甚至有的女性玩起了蹴鞠,这些户外运动也造就出更健美、壮实的身材。

  其次是经济基础。没有充足的粮食就没有胖子。唐代的安定带来生产力的提高,经济繁荣,富足。杜甫诗中描绘道:“犹记开元全盛日,小邑犹藏万家室。稻米流脂粟米白,公私仓禀俱丰实。”唐玄看着天下一派生机勃勃的盛世,志得意满地说:“吾貌虽瘦,天下必肥。”于是盛世之民开开心心丰腴起来,并且欣赏着这浑然天成的健康体态。

  再次,唐代者为了巩固自身的,将自己附会为的后人,,的养生术也受到的欢迎,养生观中对女性身体美的要求也影响了审美。孙思邈所著《千金方》卷四《妇人方》中载“凡妇人欲求美色,肥白罕比”,可见女性体态以“肥白”为美。而妇人身体“羸瘦”是身体不佳的表现,需要通过治疗转而“肥充”。《千金方》中所载的妇人病,不少是以妇人肥健作为疾病治愈的表征,因此肥白不仅是妇人美色的表现,也是身体健康的表现。《千金方》卷二七《养性》内的《中补益》篇中,孙思邈认为择妇的标准是“少年未经生乳,多肌肉,女婿的美好时代益也……四肢骨节皆欲足肉”,可见以体肥为佳。

  另外,南北朝的佛教氛围仍然在延续。南北朝始见女相,唐代受女皇武则天的影响,的女性化更甚,往往直接以现实中的人为对象进行制作。《释氏要览》中说:“自唐以来,笔工皆端严柔弱似(这里指美貌女子)之貌,如今人夸宫娃似也。”“宫娃”是指包括官妓在内的宫中美貌女子,“宫娃似”其实也是“似宫娃”。佛像肌肤圆润,曲眉丰颐,体态婀娜多姿,衣饰华美艳丽,但身躯仍有大丈夫,出一种奇特的刚健与婀娜之美。

  这种倾向在莫高窟的像中反映得最为明显。如莫高窟第45窟里一尊仪态万千的,和旁边魁梧的力士、光头木讷的罗汉比起来,她的女性特质不言而喻:S形的曲线身段、丰腴白净的如脂肌肤,修长的柳叶眉、红润的嘴唇,面容,微眯双目,笑容温和,微微侧耳,似乎在倾听的苦痛。她让人平静,让人温暖,让人觉得一切都那么美好,一切烦恼苦痛都可以沉淀,这也许就是丰腴的美人能带给人的安全感和舒适感。后秦凉州沙门竺佛念译《最胜问十住除垢断结经》载:“彼有爱欲心,偏着计好肥白,心玩不能去离。”表示女子肥白为人所爱。女性化的目的显然是为了取悦众目,投所好。

  唐代的中国是世界向往的中心,唐都长安城是当时世界上最大的都城,马最宽阔,最高峻宏伟;唐人喜爱牡丹,而牡丹的花型正是高贵丰满;唐人塑造的骏马形象都是骠满臀圆,唐代影响最大的颜体书法更是肥硕、庄严而浑厚。与此一致,唐代的女性是丰肥浓烈,热烈放姿的。这一切体现了一个民族进入高度成熟、处于生命力最旺盛阶段洋溢出的蓬勃朝气和高度自信。唐人崇尚并醉心的这种气魄、力量和的美,传递给我们的是一种扑面而来的时代气息——开拓进取、积极向上。

原文标题:女婿的美好时代【文史随笔】隋唐:胖美人的美好时代 网址:http://www.trannycam2cam.com/yulexinwen/2020/0326/17968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另眼相看新闻网 www.trannycam2cam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