奇天属龙记渡厄_百度百科

科技新闻 2020-01-21133未知admin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。详情

  与师弟渡劫渡难并为当时少林寺辈份最高的三大高僧,为三僧之首。渡厄黄面眇目,渡劫白面,而渡难则是黑面。阵法为金刚伏魔圈。

  原来斜对面两株松树的树干中都凹入一洞,恰容一人,每一株树的凹洞中均坐着一个老僧,手舞黑色长索,攻向何太冲夫妇。一株松树背向张无忌,树前也有黑索挥出,料想树中亦必有个老僧。黑夜之中,三根长索通体黝黑无光,舞动之时瞧不见半点影子。

  一个枯槁的声音道:“空见师侄德高艺深,我三人最为眷爱,原期他发扬少林一派武学,不幸命丧此奸人之手。我三人坐关数十年,早已不闻尘务,这次为了空见师侄才到这山峰来。这奸人既是死有余辜,一刀杀了便是,何必诸多啰唆,扰我三人清修?”

  黑索便如张牙舞爪的墨龙相似,急升而上,分从三面扑到。张无忌借着电光,一瞥间已看清三僧容貌。坐在东北角那僧脸色漆黑,有似生铁;西北角那僧枯黄如槁木;正南方那僧却是脸色惨白如纸。三僧均是面颊,瘦得全无肌肉,黄脸僧人眇了一目。三个老僧五道目光映着闪电,更显得烁然有神。

  黄脸老僧忽然一声清啸,说道:“张,老衲法名渡厄,这位白脸师弟,法名渡劫,这位黑脸师弟,法名渡难阳顶天既死,我三人的深仇大怨,只好着落在现任身上。我们师侄空见空性二人又都死在贵教手下。你既然来到此地,自是。数十年来恩恩怨怨,咱们武功上作一了断便是。

  渡厄实为有德高僧(存疑),圆真谢逊屠龙宝刀时,遭到渡厄,告诉他出家人不打诳语,并称纵对大奸大恶之辈也不可言而无信。且他事理,知善知恶,实不虚传。佛法,虚与委蛇,不过人前人后,小肚鸡肠,非释迦佛法佛根佛性,既然妄称辈分最高,释家少林在倚天屠龙品性等等可见一斑。

  (少林绝学,为佛法伏魔的精妙,须达「相、无人相、无相、无寿者相」(僧而已,难解金刚般若波罗蜜真谛)的佛法修为能至巅峰。渡厄深明此理,但渡难、渡劫看重胜负,渡厄只有降低与二人配合,故此金刚伏魔圈仍未达最高威力)

  大力金刚指少林寺的指法绝学,在《倚天屠龙记》第十回提及,当今少林只有空闻空智空性以及三位前辈长老练成,三位前辈长老即指渡厄、渡劫、渡难)

  渡厄、渡劫、渡难在张无忌营救谢逊的部分出场,三人中渡厄由于地位、武功最高以及与明教的因缘,出场也最多。渡厄数十年前曾与明教阳顶天(旧版作杨破天)一战,一目因此失明。

  渡厄在张无忌初战金刚伏魔圈时出手张无忌营救谢逊。张无忌眼见不敌,便出言告知。渡厄听得,比渡劫、渡难更早相信张无忌,所以是最早攻势之人。

  张无忌再战金刚伏魔圈时,杨逍殷天正出手相助,初时以三敌三,及后演变为张无忌以一敌二战渡厄、渡劫,渡难以一敌二战杨殷二人的局面。渡劫险败于杨逍的智计之下,幸得渡厄相助方保不失。

  张无忌第三次战金刚伏魔圈时,渡厄与之相斗到最后,并收谢逊为徒。谢逊本因为空见的缘故而未敢,渡厄一言道破,仍旧收他为徒,并以「谢逊」作为谢逊的法名。

  这三根长索似缓实急,却又无半点风声,滂沱大雨之下,黑夜孤峰之上,长索如鬼似魅,说不尽的诡异。

  突然间隆隆声响,左首斜坡上滚落一块巨大的圆石,冲向三株松树之间。渡厄喝道:“甚么人?”黑索挥动,啪啪两响,击在圆石之上,只打得石屑私舞。

  少林三僧的黑索犹如三只大手,伸出去卷住了大石,一回一挥,将那重达千斤的大石抬了起来,直掼出去,成昆却已远远的下山去了。

  殷天正大喝一声,右手举起圣火令往渡难的黑索上击落。“当呜”一响,索令相击。这两件奇形兵刃相互碰撞,发出的声音也十分古怪。两人手臂都是一震,心道:“好厉害!”均知是遇到了生平罕逢的劲敌。

  何氏夫妇连声叫嚷,急欲脱出这品字形的三面包围,但每次向外冲击,总是被长索挡了回来。张无忌暗暗惊讶,见黑索挥动时无声无息,使索者的内力返照空明,精纯,不露棱角,非自己所能及,心下骇异:“圆真说道,我义父由他三位太师叔,看来便是这三位老僧了,当真深厚之极!”

  张无忌身如飞箭,避过索圈,疾向渡劫攻去。他越斗越是心惊,只觉身周气流在黑索和三股掌风激荡之下,竟似渐渐凝聚成胶一般。他自习成武功以来,从未遇到过如此的对手。三僧不但招数精巧,内劲更是雄厚无比。张无忌初时七成守御,尚有三成攻势,斗到二百余招时,渐感体内真气不纯,唯有只守不攻,以图自保。他的九阳神功本来用之不尽,愈使愈强,但这时每一招均须耗费极大内力,竟然渐感后劲不继,这又是他自练成神功以来从未经历过之事。更拆数十招,寻思:“再斗下去只有徒自送命。

  渡厄道:“阳顶天的仇怨已于昨晚化解,罗汉像的事今日也揭过了,好得很,好得很。奇天属龙记张,你们几位上来动手?”杨逍等见三僧身形矮小瘦削,嵌在松树干中,便像是三具僵尸人干,但几句话却说得山谷鸣响,显是内力深厚之极,不由得耸然动容。

  渡厄微微欠身,伸手接过名帖,他右手五根手指一搭到名帖,韦一笑一麻,宛似受到雷震,胸口发热,身子几欲软倒。他大惊之下,急忙运功支撑。渡厄已将名帖取了过去,从名帖上传来的这一股内劲也即消失。韦一笑脸色一变,暗想这眇目老僧的内劲当真是深不可测,不敢多所逗留。

  周颠将狗腿往前一送,刚碰到渡厄口唇,突然间手臂一震,半身酸麻,啪的一声,狗腿掉在地上。原来渡厄此时内劲布满,已至“蝇虫不能落”的境界,四肢百骸一遇外力相加,立时反弹出来。

  只听得“啊”的一声,何太冲背脊中索,从圈子中直摔出来,眼见得是不活了。班淑娴又惊又悲,一个疏神,三索齐下,只打得她脑浆迸裂,四肢齐折,不形。跟着一根黑索一抖,将班淑娴的尸身从圈子中抛出。

  二人离松树尚有数丈,蓦地见到何太冲的尸身,一齐停步,不提防两根长索从脑后无声无息的圈到,各自绕住了一人的腰间,双索齐抖,将二人从百余丈高的山峰上抛了下去。两人在山下撞得早已毙命,但身在半空时发出的惨呼,兀自缠绕数峰之间,回声不绝。

  张无忌见三名老僧在片刻间连毙昆仑派四位高手,举重若轻,游刃有余,武功之高,实是生平罕见,比之鹿杖客和鹤笔翁似乎犹有过之,纵不如太张三丰之深不可测,却也到了神而明之的境界。少林派中居然尚有这等元老,只怕连太和杨逍也均不知,他心中怦怦乱跳,伏在草丛中一动也不敢动。

  只听得圆真的道:“三位太师叔神功盖世,举手之间便毙了昆仑派的四大高手,圆真钦仰无已,难以言宣。”一名老僧哼了一声,并不回答。

  张无忌待他走远,正欲长身向三僧诉说,突觉身周气流略有异状,这一下袭击事先竟无半点朕兆,一惊之下,立即着地滚开,只觉两条长物从脸上横掠而过,相距不逾半尺,去势奇急,却是绝无劲风,正是两条黑索。他只滚出丈余,又是一条黑索向胸口点到,那黑索化成一条笔直的兵刃,如长矛,如杆棒,疾刺而至,同时另外两条黑索也从身后缠来。他先前见昆仑派四大高手转瞬间便命丧黑索之下,便知这三件奇异兵刃厉害之极,此刻身当其难,更是心惊。他左手一翻,抓住当胸点来的那条黑索,正想从旁甩去,突觉那条长索一抖,一股排山倒海的内劲向胸口撞到,这内劲只要中得实了,当场便得肋骨断折,五脏齐碎。便在这电光石火般的一刹那间,他右手后挥,拨开了从身后袭至的两条黑索,左手大挪移心法混着九阳神功,一提一送,身随劲起,嗖的一声,身子直冲。

  眼见三根黑索便将卷上身来,他左拨右带,一卷一缠,借着三人的劲力,已将三根黑索卷在一起,这一招手势,却是张三丰所传的武当派太极心法,劲成,三根黑索上所带的内劲立时被牵引得绞成了一团。

  三位高僧一觉黑索被他内劲带得相互缠绕,反手一抖,三索便即分开。三僧适才三招九式,每一式中都隐藏数十招变化,数十下,岂知对方竟将这三招九式一一化开,尽管化解时每一式都险到了极处,稍有毫厘之差,便是筋折骨断、丧生殒命之祸,却仍显得挥洒自若、履险如夷。三高僧一生之中从未遇到过如此敌手,无不骇然。他们却不知张无忌化解这三招九式,实已竭尽生平全力,正借着松树枝干的高低起伏,暗自调匀中已乱成一团的真气。

  张无忌心想事已至此,只有奋力一拚,便道:“晚辈以一敌三,万万不是三位的对手,请那一位老禅师赐教?”渡劫道:“我们单打独斗,并无胜你把握。这等血海深仇,也不能讲究江湖规矩了。好,下来领死罢。!”他一宣佛,渡厄、渡难二僧齐声道:“我佛慈悲!”三根黑索倏地飞起,疾向他身上卷来。奇天属龙记

  这三人合力渡厄。另有三人合攻渡难,余下二人则联手对付渡劫。渡劫的对手虽只二人,但二人的武功却比余人又高出一筹。斗了半晌,张无忌看出渡劫渐落下风,渡厄却稳占先手,以一敌三,兀自行有余力。又拆十余招,渡厄看出渡劫应付维艰,黑索一抖,偷空向渡劫的两名对手晃去。那二人都是身材魁梧,黑须飘动,身手极为矫捷,一个使一对判官笔,另一个使打穴橛。渡厄和渡劫身在数丈之外,已隐然感到他二人兵刃上发出来的劲风,若被欺近身来,施展短兵刃上的长处,势必更为厉害。青海派三人剑上受力一轻,慢慢又扳回劣势。这么一来,变成渡难以一敌三,渡厄、渡劫二僧则是以二敌五,一时相持不下。张无忌暗暗称奇:这八人的武功着实了得,实不在何太冲夫妇之下。

  杨逍范遥等都向赵敏望了一眼,心中都道:“果然你所料不错。少林派另有。周芷若武功再强,却也不能打败渡厄等三位老僧,只怕她非送命在小山峰上不可,结果仍由少林派称雄逞强。”

  张无忌沉肩避开,不由自主的使出了挪移心法,配以九阳神功,登时将击来的劲力卸去,心念微动:“我用这古波斯武功实是难以取胜。”斜眼看周芷若时,见她左支右绌,也已呈现败象,暗想:“今日之势,事难两全。我若不出全力,芷若一败,教义父之事便无指望了。”

  张无忌凝视敌鞭来势,一一拆解,心下暗自焦急:“芷若武功虽奇,毕竟所学时日无多,尚比不上外公和杨左使二人联手的威力。我独力难支,看来今日又要落败了。这次再救不出义父,那便如何是好?”

  少林三僧手掌同时拍到,齐喝:“留下人来!”张无忌见三僧掌力将四面八方都笼盖住了,手掌未到,掌风已是森然逼人,只得将谢逊放在地下,出掌抵住,叫道:“芷若,快将义父抱了出去。”他双掌摇晃成圈,运掌力与三僧对抗,使三僧无一能抽身阻拦周芷若。这是大挪移心法中最高深的功夫之一,掌力游走不定,虚虚实实,将三僧的掌力同时粘住了。

  十一人拆到一百余招时,少林三僧的黑索渐渐收短。黑索一短,挥动时少耗内力,但攻敌时的灵动却也减了几分。更斗数十招,三僧的黑索又缩短了六七尺。那两名黑须老人越斗越近,兵刃上的威力大增,寻瑕抵隙,步步进逼,竭力要扑到三僧身边。但三僧黑索收短后守御相当严密,黑索组成的圈子上似有无穷弹力,两名黑须老人不住变招抢攻,总是被索圈弹了出去。这时三僧已联成一气,成为以三敌八之势。少林三僧奋力御敌,心下都不禁暗暗叫苦,与这八人相斗,再久也不致落败,只须黑索再缩短八尺,便组成了“金刚伏魔圈”,别说八名敌人,便是十六人,三十二人,那也攻不进来,可是这圈子之中却隐伏着一个之患的强敌,张无忌若是出手,内外夹攻,立时便取了少林三僧的性命。

  当下向渡厄急攻三招,待要抢出圈子,不料黑索所组成的圈子已如铜墙铁壁相似,他数次冲击,均被挡回,已然无法。他心下大惊:“原来三僧联手,有如一体,这等心意相通的功夫,当真有人能做到么?”他哪知渡厄、渡劫、渡难三僧坐这三十余年的枯禅,最大的功夫便是用在“心意相通”之上,一人动念,其余二人立即意会,此般心灵说来甚是,但三人在斗室中相对三十余年,专心致志以练,心意有如一体,亦非奇事。他又想:“这样看来,纵然我约得外公等数位高手同来,亦未能攻破他三意相通所组成的坚壁。难道我义父终于无法救出,我今日要命丧此地?”

  张无忌寻思:“三僧黑索结圈,招数严密,我等虽三人联手,也决非三五百招之内所能攻破,且耗费三僧的内劲,徐寻破绽。”眼见黑索缠到,便以圣火令与之硬碰硬的对攻。斗到一顿饭时分,张无忌等三人已将索圈压得缩小了丈许圆径。然而三僧的索圈压小,抗力越强,三人每攻前一步,便比前要多花几倍力气。杨逍殷天正越斗越是骇异,起初尚是以三敌三的局面,到得半个时辰之后,杨殷二人渐渐支持不住,成为二人合斗渡难。张无忌却是一人对付渡厄、渡劫二僧。

  这门古波斯武功若以之单独对付三高僧中任谁一人,对方定然闹个手足无措,便如张无忌初逢风云三使时那么狼狈不堪。但这三位少林高僧枯禅数十年坐将下来,心意相通,一僧招数中露出破绽空隙,其余二僧立即予以补足。张无忌种种怪异身法,本来每一招都足以迷乱敌人眼光,似左实右,似前实后,决计难以辨识,但三僧鞭随心动,对他的诸般竟是视而不见。拆到七八十招时,张无忌怪招仍然层出不穷,却始终没能损及三僧分毫。斗近百招,他只觉三僧鞭上威力渐强,自己身法却慢慢的涩滞起来,已无初斗时的灵动自如。他尚不知自己所使武功有小半已入魔道,而三僧的“金刚伏魔圈”却正是以佛力伏魔的精妙。旁人只见他越斗越,其实他心灵中渐长,只须再斗百招,不免便全然处于三僧佛门上乘武功的克制之下,不由自主的狂舞不休。

  周芷若却不与三僧正面交锋,只在圈外游斗,见到金刚伏魔圈上生出破绽,便即纵身而前,一遇长鞭拦截,立时翻若惊鸿般跃开。这么一来,张无忌和她武学修为的高下登时判然。

  少林三僧和张无忌的招数越出越慢,变化也愈趋精微。周芷若的武功纯以奇幻见长,武当二侠实是她成就的峰巅,说到内功修为,比之俞莲舟殷梨亭尚远为不如。这时张无忌与少林三僧各以真实本领相拚,半分不能取巧,她竟已插不下手去,有时软鞭一晃,上前进攻,在四人的内劲上一碰,立时便被弹了出来。

  群雄惊呼声中,周颠又用短刀在自己脸上一划,一张脸血肉模糊,甚是可怖。这等情景本来不论是谁见了都要心惊动魄,但少林三僧专注,眼耳鼻舌俱失其用,不但见不到周颠的情景,连他这个人出现在身前也均不知。

  张无忌的内劲之强,并不输与三僧联手,但“物我两忘”的枯禅功夫却远有不及,做不到于事物视而不见、听而不闻的地步,是以见到周芷若出手对谢逊,他立时便大乱。待周颠上前胡闹,进而抽刀自尽,他一一瞧在眼里,更是焦急。正在这内息如沸、转眼便要喷血而亡

  寻思:“待那圆真恶僧走后,我上前拜见三僧,说明这中间的原委曲折。他三位佛法精湛,不能不明。”

  三僧认定明教是的,这武功越高,为害越大,眼见他身陷重围,无法脱困,正好乘机除去,实是功德,当下一言不发,黑索和掌力加紧施为。

  三僧中渡厄修为最高,深体必须除却“人我四相”,但渡难、渡劫二僧争雄斗胜的念头一盛,染杂便深,着了相的形迹。

  这时三僧的内功已施展到了淋漓尽致,有心要长啸向山下少林寺求援,却是开口不得,这当儿只要轻轻吐出一个字,立时气血翻涌,纵非立时毙命,也必内伤,成为废人。

  渡难一掌虚耗,黑索上露出破绽,一名黑须老人立时扑进索圈,右手点穴橛向渡难左乳下打去。少林三僧的软索擅于远攻,不利近击,渡难左手出掌,运劲逼开他点穴橛的一招。黑须老者左手食指疾伸,戳向渡难的“膻中穴”。渡难暗叫:“不好!”哪料到敌人“一指禅”的点穴功夫竟比打穴橛尤为厉害,危急之下,只得右手撒索,竖掌封挡,护住胸口,跟着拇指、食指、中指三指翻出,立时。他虽挡住了敌人,但黑索离手,那使判官笔的老者当即抢前。少林三僧三索去其一,“金刚伏魔圈”已被攻破。

  (张无忌泪水几欲夺眶而出,奇天属龙记寻思:“今日是打不过他们的了,义父又不肯走,只有约了外公、杨左使、范右使他们再来斗过。这黑索组成的劲圈便如铜墙铁壁相似,适才若不是渡难在我背上打了一掌,那卜泰便万万攻不进来。下次纵有外公和左右使相助,是否能够破得,实未可知。)

  突然之间,那条摔在地下的黑索索头昂起,便如一条假死的毒蛇忽地反噬,呼啸而出,向那使判官笔的老者面门点去,索头未到,索上所挟劲风已令对方一阵气窒。那老者急举判官笔挡架,索笔相交,一震之下,双臂酸麻,左手判官笔险些脱手飞出,右手判官笔被震得击向地下山石,石屑纷飞,火花四溅。那条黑索展将开来,将青海派三剑又逼得退出丈许,“金刚伏魔圈”不但回覆原状,威力更胜于前。少林三僧惊喜交集之下,只见黑索的另一端竟是持在张无忌手中。他并未练过“金刚伏魔圈”的功夫,说到心意相通、动念便知的配合无间,那是远不及渡难,但内力之刚猛,却是无与伦比,黑索上所发出的内劲直如排山倒海一般,向着四面八方逼去。渡厄与渡劫的两条黑索在旁相助,登时逼得索外七人连连。

  忽听得一个声音清越的老僧怒道:“圆真,出家人不打诳语,你何以骗他?他若说出藏刀的所在,难道你当真便放了他么?”圆真道:“太师叔:心想,之仇虽深,但两者相权,还是以本派为重。只须他说出藏刀之处,本派得了宝刀,放他走便是。三年之后,再去找他为报仇。”那老僧道:“这也罢了。武林中信义为先,言出如箭,纵对大奸大恶,少林也不能失信于人。”圆真道:“谨奉太师叔。”

  那持判官笔的黑须老者情知再斗下去,今日难逃,只是功败垂成,被一名无名少年坏了大事,实是大大的不忿,朗声喝道:“请问松间少年高姓大名,河间郝密、卜泰,愿知是哪一位高人干预。”渡厄黑索一扬,说道:“明教张,天下第一高手,河间双煞怎地不知?”持判官笔的郝密“噫”的一声,双笔一扬,纵出圈子。其余七人跟着退了出去。少林僧众待要,但那八人武功了得,并肩一冲,一齐下山去了。

  渡厄淡淡的道:“张不必过谦。贵教倘若再有一位武功和不相伯仲的,那么只须两位联手,便能杀了我们三个老秃。但若老衲所料不错,如这等身手之人,举世再无第二位,那么还是人多一些,一齐上来的好。”周颠、铁冠等你瞧瞧我,我瞧瞧你,都想这老秃驴好生狂妄,竟将天下英雄视若无物,只是语气之中总算自承不及张,说举世无人能与平手,倒还算客气。

  自经适才这一战,三位少林高僧已收起先前的狂傲,知道拚将下去势必两败俱伤,己方三人实无法占得上风。渡厄说道:“老衲闭关数十年,重得见识贤豪,至感欣幸。张,贵教英才济济,更是出类拔萃,唯望以此大好身手多为,少作之事。”

  渡厄说道:“善哉,善哉!张,你虽胜不得我三人,我三人也胜不得你。谢,你请自便罢!”

  渡厄道:“你过来,老僧收你为徒。”谢逊道:“不敢望此福缘。”他拜空闻为师,乃“圆”字辈,若拜渡厄为师,叙“空”字辈排行,和空闻、空智便是师兄弟称呼了。渡厄喝道:“咄!空固是空,圆亦是空,我相人相,好不懵懂!”谢逊一怔,登即,甚么、辈分法名,于佛家尽属虚幻,便说偈道:“是空,是空,无罪无业,无德无功!”渡厄哈哈笑道:“善哉,善哉!你归我门下,仍是叫作谢逊,你懂了么?”谢逊道:“懂得。牛屎谢逊,皆是虚影,身既无物,何况于名?”谢逊文武全才,于诸子百家之学无所不窥,一旦得渡厄,立悟佛家精义,自此归于佛门,终成一代高僧。渡厄道:“去休,去休!才得悟道,莫要更入魔障!”携了谢逊之手,与渡劫、渡难缓步下峰。

  在《倚天屠龙记》中少林三神僧渡厄、渡劫、渡难(三渡)会此功。《倚天屠龙记》有言,就算三十二名掌门级的绝顶高手一同合力,也难以攻破此阵。此阵乃《倚天屠龙记》中,威力仅次于武当派「真武七截阵」的阵法。

原文标题:奇天属龙记渡厄_百度百科 网址:http://www.trannycam2cam.com/kejixinwen/2020/0121/96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另眼相看新闻网 www.trannycam2cam.com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